<dd id="6gq16"><output id="6gq16"><strike id="6gq16"></strike></output></dd>
    1. 電腦版
      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人文概況 >> 正文

      宦海沉浮三兩番 董狐史筆人皆驚

      ——記唐峰橋修建者林材

      http://www.gpsdstress.com  2023-11-24 17:02:04   來源:長樂區融媒體中心  【字號

        長樂新聞網訊?近日,我區文史愛好者林小龍在首占鎮塘嶼村發現古唐峰橋構件。構件上刻有“式弘壯焉費不煩眾閱兩月而”等字,符合《長樂六里志》《長樂金石志》等文獻所載,證實該構件來自明萬歷二十九年(1601)重建后的唐峰橋。該構件的發現,為研究我區六里地區歷史沿革和地域變遷提供新的實物史料。

        據《長樂六里志》《長樂金石志》所載,唐峰橋始建于宋嘉祐四年(1059),明萬歷二十九年(1601)由林材重建。

        該構件發現者林小龍告訴記者,古唐峰橋于1958年被拆除,自那以后構件散落,無跡可尋。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在一處廢棄宅院中看到這塊被倒插的石板,多方查證后,終于確認它的“身份”——唐峰橋構件。

        如果不是這次機遇,唐峰橋可能連同它的建造者一起,逐漸隱匿于歷史長河的滾滾煙波。而如今,隨著該構件的發現,“林材”這個名字,再一次回到了歷史舞臺。

      宦海沉浮三兩番 董狐史筆人皆驚

      林材故居

        四世簪纓

        林材,字謹任,號楚石,明代長樂唐嶼人(今首占塘嶼),萬歷癸未(1583)進士。曾任吏科都給事中、南京太仆寺卿等職,官至南京通政使,贈都察院右都御史。著有《福州府志》(萬歷類丑)、《福建運司志》《林給諫詩文集》《郡乘詹言》《天垣疏草》《備藥籠中》。

        林材世居閩縣至得里九龍山下的唐嶼(今首占鎮塘嶼村)。其父林堪,字尚乾,名嘉靖癸卯(1543)舉人,以孝悌聞名,

        林材次子林弘衍,字守易,號得山。官終戶部主事,祀于鼓山五賢祠,亦為“竹林后七賢”之一,曾與徐 合著《雪峰志》。

        林材之孫林之蕃(林弘衍子),字孔碩,號涵齋,別號積翠山陀,崇禎癸未(1643)進士。授嘉興知縣。姜紹書《無聲詩史》稱林之蕃“清廉有聲,惟知奉公潔己,不善逢迎上官,遂為鹺使者所劾,竟拂衣歸”。浙人賦《清風歸去辭》相送。

        一門兩進士,四代皆為官,林氏大族在明代的影響力可見一斑。時人稱“林氏四世簪纓,忠孝經術萃于一門也?!?/p>

      宦海沉浮三兩番 董狐史筆人皆驚

      左二為林材

        宦海沉浮

        林材為官清廉恤民,為政一方頗得民心。萬歷十二年(1584),林材初授舒城(今安徽舒城)縣令。據《舒城縣志》所載,林材上任后,“公明廉峻,令行禁止,倉儲遍建,荒政聿修”。萬歷十七年(1589)大旱,林材不僅大幅減免稅額,還“設厰賑粥”,以幫助百姓渡過難關,救下萬余人。林材離任后,百姓在縣城建祠以茲紀念。

        同年,林材由舒城令擢為工科給事中,開始諫垣生涯,后升至吏科都給事中,為六科之長。次年(1590),林材率六科言官上疏奏請皇長子朱常洛出閣,后又同吏部的鄒元標上疏請定國本(立朱常洛為太子)。

        林材秉性忠言直諫,剛正不阿。神宗荒怠朝政后,開始偏信王錫爵、趙志皋、張位等大臣。面對神宗的用非其人,林材數次上疏,揭發他們的失職,直言幾人“不當用”,以至趙志皋、張位在皇帝面前惶悚謝罪。

        林材在朝期間,諸如此類的場景不勝枚舉。萬歷二十一年(1593)正月,李如松率官軍取得平壤大捷。兵部尚書石星想要大肆慶功,遭林材駁斥;萬歷二十二年(1594)九月,“吏部推顧養謙總理河道,材論止之”。萬歷中后期,神宗為應對財政危機,派出宦官充當礦稅監使收取礦稅,林材亦上疏痛陳礦稅之弊。

        此外,林材還多次上疏,批駁時政缺失,直言神宗用人不當、阻塞言路等數條罪狀,言辭頗為激烈,引神宗慍怒,被貶為程鄉典史。程鄉縣(今廣東梅州)明朝時隸屬潮州府,正是韓愈筆下“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貶潮州路八千”的潮州。如今,林材來到韓愈當年的貶謫之地,心中思緒萬千,想到二人同貶潮州,境遇相似,心境也有所釋然,遂提筆寫下《謁韓文公祠遂次至鄧州韻》一詩。

        沖炎叱馭入南天,復嶺重關路幾千。

        休說批鱗追往事,且譚驅鱷溯當年。

        鳳山獻秀凌霄外,龍水浮光繞郭前。

        獨采芳蓀薦明信,五云回首夕陽邊。

        詩尾聯更是直接坦露心跡,“我一片丹心忠貞報國,希望皇帝能回頭看看我們這些風燭之年的老臣?!币淮顺紙髧?,由此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據《明史·林材傳》所載,明光宗即位后和天啟年間,林材又先后被啟用兩次,官至南京通政使(正三品),在任內去世。崇禎初,被追贈右都御史。

        林材三朝事主,宦海沉浮多年始終堅守本心,實為一代良吏。

        董狐史筆

        林材博學多才,著有《林給諫詩文集》《天垣疏草》等書,多亡佚,今存書大多為方志類,影響最大的屬萬歷癸丑《福州府志》。

        癸丑版《福州府志》修于萬歷四十一年(1613),在正德庚辰、萬歷己卯舊郡志的基礎上創作,時任福州知府喻政署名“主修”,林材參與內容和后序的編撰工作。據徐 《新輯紅雨樓題記·徐氏家藏書目》所載,這版《福州府志》主修者實際上就是林材。該志博采廣搜、內容翔實,不囿前說、悉從考實,七十六卷的鴻篇巨制堪稱明代方志之典范。

        此外,林材傾其心力主持校訂、印行宋淳熙《三山志》,使這一部福州乃至福建現存最早、最完整的郡志得以保存至今。他還參與修纂萬歷《福建運司志》(即《八閩鹺政志》)及萬歷三十八年(1610)《閩清縣志》。林材的方志學理論與思想匯集于著作《郡乘詹言》,可惜該書不慎亡佚。

        林材撰文,不避同鄉、親友,均秉筆直書。宋孝宗時,出身長樂的吏部尚書、端明殿學士鄭丙頗有政績,但與朱熹不合,暗諷朱熹“欺世盜名,不宜信用”,林材在撰寫《福州府志》時,便將其列為“邪佞”。也正是因此,林材所編撰的方志在學界贊譽頗高。謝肇淛評價其志書“世家不能敚董狐之筆,宰相不能改吳兢之書,懸之國門,足稱實錄”,徐 亦云“董狐史筆人皆驚?!?/p>

        澤被桑梓

        從政期間,林材兩次辭官歸鄉,吟詩唱酬,纂修方志。家居期間,林材十分體恤家鄉百姓的生活,修建文昌閣,重建唐峰橋(又稱九龍橋)、唐峰精舍等。據《長樂六里志》記載,唐峰橋原建于宋嘉佑己亥年(1059),到明朝時已殘破不堪,為便利鄉人出行,林材一人出資重建唐峰橋。

      宦海沉浮三兩番 董狐史筆人皆驚

      唐峰橋構件

        南明隆武二年(1646),陳兆藩曾作詩《過唐山同林孔森、孔欣談于梅下》,詩中“橋邊叩叩竹籬開,不是花晨我不來”一句,所提及的“橋”正是唐峰橋。

        世事如蒼狗,生命終凋零。盡管林材的時代已經與我們漸行漸遠,但隨著唐峰橋構件的發現,林材這個名字正逐漸被后人知曉,它背后所承載的精神,亦如河流一般,款款趟進塘嶼人、長樂人的文化之海,長存于我們的文化記憶中。

        (記者 呂進 通訊員 林小龍)

      午夜不卡毛片免费,免费人成年短视频在线观看,中文字幕在线亚洲日韩,亚洲中文字幕不卡无码,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不卡

          <dd id="6gq16"><output id="6gq16"><strike id="6gq16"></strike></output></dd>